<u id="3r1l0"></u>

    <rt id="3r1l0"></rt>

    <ruby id="3r1l0"><menu id="3r1l0"></menu></ruby>
  1. 設為首頁 報刊投稿 微博平臺

     首頁 >> 文學
    文學需要理論嗎 文學;理論;批評;視點;文學性
    2022年11月21日 20:4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文摘》2022年第10期 作者:邢建昌 字號
    2022年11月21日 20:4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文摘》2022年第10期 作者:邢建昌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文學與(文學)理論的關系,表面看不證自明,深思則令人疑竇叢生。文學理論不就是關于文學的理論嗎?這個答案貌似順理成章,實則掩蓋了文學與理論的深層關系。因為在這個答案里,作為定義項的文學不是一個自明的概念,不自明的文學概念同樣需要得到論證。在“文學理論就是關于文學的理論”這個陳述中,理論與文學的緊張關系也沒有得到揭示。所有這些都需要我們重新確立文學與理論的問題意識。

      從文學與理論的緊張關系說起

      歷史上,文學與理論的關系從來不是自明的。按理說,文學理論發生的根據即在于對文學的解釋,理論是對文學的守護。然而,考察文學與理論關系的歷史不難發現,理論在發展中不僅與文學沒有達成一致性的默契,反而不斷挑起事端,制造了文學與理論關系的緊張。

      在馬可·愛德蒙森的心目中,理論應該能被反駁,應該具備“使文學充滿活力的潛能”。而一旦將文學視為“難以駕馭的能量”,理論就會滑向“焦灼的單線思維方式之中”,就會威風凜凜地對文學實施“驅逐、壓制、帶傾向性的頌揚、代價慘重的辯護”。

      蘇珊·桑塔格對理論的抵制表現在她對闡釋的獨特分析和評價中。她堅決反對對藝術進行闡釋,認為闡釋是一種概念化的活動,即從作品整體中抽繹出思想,使藝術同化于思想,或者同化于文化。闡釋背離了藝術的特征,是對藝術作品整體的破壞。

      如何闡釋以達到對藝術整體性、有機性的尊重和逼近,這是貫穿在哲學與詩論爭中的一個焦點話題。馬可·愛德蒙森和蘇珊·桑塔格雖然猛烈抨擊理論,但他們并沒有抵制或取消理論的意圖,而只是希望矯正理論的問題。文學的世界是形式的世界,又是意蘊的世界。而理論的話語則是概念的、邏輯的,理論的展開是理性的運思過程。這樣一來,在意蘊內涵其中的文學世界與概念的、邏輯支撐的理論世界之間的確構成一種矛盾關系。這種矛盾關系常常被認為是文學指責理論的理由。但文學與理論的矛盾關系并非不兼容、非同一性的,而是可以通過特殊的智慧融通的。

      在精神深處,文學和理論不僅不矛盾,還表現出內在的一致性。文學以人為中心,她傾聽人的吁求,關懷人的福祉,人的存在是文學無法繞開的本體論前提。同樣,理論也是表達對人的存在之關懷的。不能離開對人的存在的關懷而談文學的意義或理論的價值。文學與理論在精神深處具有內在的一致性。

      文學的現代發展已經超出了單純模仿論或表現論的解釋范疇,文學挑戰著人類的智力極限和理解能力,理解文學必得借助于一種理論。憑借理論,文學研究超越了單純的經驗接受或感性印象批評,而成為具有科學性的活動。所謂“文學事實”,不過是理論依據自身而對文學的建構,并不必然屬于文學。沒有對文學性的體認,理論及其闡釋活動就會失去方向,變得晦暗不明,最終背離文學,成為以理論面孔出現的對文學的剝奪。

      文學對理論的不滿、抵制和怨恨不過是對蹩腳的理論的抵制。蹩腳的理論不屬于文學,而只是文學的羈絆。鮑曼“立法者”與“闡釋者”的隱喻可以很好地說明理論主體的身份特征。從“立法者”到“闡釋者”,要求我們深刻認識到理論的協商性質和對話性質,認識到知識的非壟斷性質——擁有知識并不意味著擁有真理。知識是用來解釋的,不同知識之間是可磋商的。

      沒有理論的批評如何可能

      批評作為理論的應用,是指向作品的。批評是一種旨在發現作品的美和缺點,闡釋作品的意義的理性活動。批評連接著兩頭,一頭連接理論,一頭連接文學。

      但是,當今文學批評被人們詬病最多。無論是從理論方面,還是從文學方面,批評遠不盡如人意。一方面,人們指責非文學的批評太多了;另一方面,貼近文本、深入細讀的批評太少了。還有人指責批評家閱讀作品沒有耐心,在沒有讀完作品或者粗糙閱讀的情況下就對作品遽下斷語。諸如此類都說明,文學批評遠沒有達到與文學并駕齊驅的程度。而從理論的角度看,批評的淺薄暴露無遺。因為批評疏離了理論,導致批評與理論脫節。批評要從理論上解決為什么批評以及如何批評的問題。

      批評不是與文學分離的孤立的書寫行為。批評通過專業的分析,來把好的文學或者文學的豐富意義傳遞給社會大眾,社會大眾因批評而走進文學,理解文學。批評又是時代精神的維護者和建設者——通過批評而弘揚時代精神,提升特定時代的思想能力和解釋力量。批評還承擔著思想交鋒、明辨真理,守護可能世界的任務。批評家是一個時代責任倫理的代表,最能率先體察到問題的端倪,能把萌芽狀態的問題呈現于筆端,以引起社會關注。同時,他還是有理性的人,不會把毫無根據的個人臆斷傳遞給社會大眾。所有這一切,都內在地要求批評家首先是一個理論家—— 一個有思想、有情懷、有標準的理論家。

      理論與批評在文學活動中是不可分離的。理論對文學的影響一般是通過批評來實現的;同時,批評又源源不斷地回到理論,生成理論。理論作為觀念系統和思想體系,在為批評提供價值理想、評價尺度和批評方法的同時,也生產著自己的知識體系和話語形式。批評標準和尺度的建立,是理論自覺的標志。而批評方法的運用(或“視點”),也顯示了理論的知識學基礎和強大的解釋功能。

      理論為批評提供尺度,批評是否深入、得體,不僅與批評家細讀的專業能力有關,也與批評家在多大程度上掌握了理論有關。理論在為自身提供反思能力的同時,也為批評帶來自審的力量。

      理論何為

      在所有關于理論的討論中,美國解構主義文論家喬納森·卡勒的一句名言最耐人尋味:“理論是對常識的批評,是對被認定為自然的觀念的批評?!卑凑粘@?,常識是從日常生活經驗中總結出的基本道理,具有天然的合法性。尊重常識就是尊重日常生活的基本倫理。文學研究強調尊重常識,也就是要尊重關于文學的約定俗成的、自然而然的道理。但是,卡勒卻提出“理論是對常識的批評”,是“常識的好斗的批評家”的觀點。

      現代意義上的理論更加確證了自身的這種特質:理論與其說是一種體系,不如說是一種反思懷疑的氣質,一種推測探究的動能。憑了這種探測推究、反思懷疑的氣質和動能,理論向約定俗成的經驗或常識發出挑戰,向思想的守成與僵化發出挑戰,向一切似是而非的假設、命題發出挑戰。

      在當前反思性語境下。我們試圖提出“理論的文學性”命題,以化解理論與文學的緊張關系,恢復理論的信譽?!袄碚摰奈膶W性”這個命題可以從以下兩方面來理解。

      理論的文學性在場。文學與理論具有內在精神的一致性,理論是關乎文學的,但是理論一旦形成,就可以超越文學,成為一種獨立的言說方式。理論既可以以文學為言說對象,也可以以自身為對象。文學性是理論的基本在場,這是衡量理論是否屬于文學理論的一個基本標準。在理論文本的生成中,文學性不單是文學的特點或品質,更是理論的一種發現問題的視角和進入文本的工具。借助這種視角和工具,理論實現了對理論之不可言說之域的抵達。文學性作為理論的在場,要求理論對形式有一種特殊的尊重意識。唯有形式,超越了邏輯的、理性的言說,有能力抵達本源的世界。從形式進入,能發現文學藝術不同尋常的洞見真相、揭示生存的功能。

      理論的文學性言說。既然文學性是理論的基本在場,文學性有助于理論抵達理論無法呈現之域,那么,文學性就不應該只是理論的手段,更應該是理論自身,是真理呈現的方式,是本體論的。相應地,理論,無論是知識生產還是理論言說,無論是講述還是陳述,都不應該定于一尊,將觀點、論據、論證的邏輯自洽視為唯一有效的方式。事實上,文學理論的書寫更應該是多維的、豐富的、指向內心經驗的、更具反思性精神氣質的,因而是更具文學性的。信念、價值、經驗、情感、事件、隱喻、圖像和敘事等,正是理論文學性言說處理的問題。理論同樣可以使用隱喻、象征、暗示、形象、體悟、反思性等概念工具,甚至可以通過文學的方式表達自身。文學性言說之于文學理論,不是一個技巧、策略的問題,實際是走進文學、最大限度秉持對文學善意的努力。理論如何穿梭于文學的世界,講述文學的故事,文學性言說是一個基本的制衡機制。

     ?。ㄗ髡邌挝唬汉颖睅煼洞髮W文學院,摘自《社會科學戰線》2022年5期)

    作者簡介

    姓名:邢建昌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偷偷亚洲第一成人综合网址熟妇
    <u id="3r1l0"></u>

      <rt id="3r1l0"></rt>

      <ruby id="3r1l0"><menu id="3r1l0"></menu></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