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3r1l0"></u>

    <rt id="3r1l0"></rt>

    <ruby id="3r1l0"><menu id="3r1l0"></menu></ruby>
  1. 設為首頁 報刊投稿 微博平臺

     首頁 >> 社科關注
    互動儀式語用學帶來禮貌研究新發展
    2022年11月22日 07: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風光 石文瑞 字號
    2022年11月22日 07: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風光 石文瑞
    關鍵詞:互動儀式;禮貌;研究

    內容摘要:儀式概念源于人類學和社會學,通常指一系列重復實施的形式化行為,如宗教儀式等。Goffman)則豐富了傳統意義的儀式概念,將其與現代社會相聯系,提出了“互動儀式”,區分了典禮儀式與接觸儀式,并認為二者同樣重要。

    關鍵詞:互動儀式;禮貌;研究

    作者簡介:

      儀式概念源于人類學和社會學,通常指一系列重復實施的形式化行為,如宗教儀式等。人類學家迪爾凱姆指出,儀式是部落中普遍存在的固有現象,不僅具有復制性,而且具有延續性。傳統人類學只關注古老部落和個別群體,而社會學家戈夫曼(E. Goffman)則豐富了傳統意義的儀式概念,將其與現代社會相聯系,提出了“互動儀式”,區分了典禮儀式與接觸儀式,并認為二者同樣重要。比如,接觸儀式中的文明注意力分配,即在公共場合中人們通常會儀式性地刻意與周圍人保持文明距離。戈夫曼的“互動儀式”在社會生活中具有普遍意義,對語言交際研究也具有重要的指導作用。到20世紀80年代,語言學領域的儀式探討開始轉向日漸興起的禮貌研究。然而,禮貌理論主要關注個體的相互關系,往往忽略社會中普遍遵守的規約化行為規范。因此,以康達(D. Z. Kádár)為代表的學者將“互動儀式”再次引入語用學研究,并在分類、研究方法等方面為語用學研究提供了新的視角。他們所構建的互動儀式語用學框架,已成為國際語用學界向知識共同體貢獻才智的重要生長點。

      新視角

      康達在其專著《禮貌、不禮貌與儀式:維護人際互動中的道德秩序》中從語用學的視角討論互動儀式語用學,發展并拓寬了互動儀式概念。他從禮貌現象切入,認為語言使用具有規約化和系統性特征,并闡明語言互動的本質是儀式性的,其核心是互動儀式與儀式框架。

      語用學視角下的互動儀式主要涉及以下基本要素:權利和義務、標準情境、參與者認同的規約化特征等。與傳統禮貌研究相比,這些互動儀式要素可以更宏觀多維地闡釋動態交際現象。比如,在商場或酒店情境下,服務人員對顧客說“歡迎光臨”,這是歡迎言語行為。但對禮貌研究者而言,此類模式化言語實現方式并非其研究對象,因為他們更關注說話者禮貌或不禮貌的意圖和評價。然而,在儀式標準情境下,無論服務人員有意或無意表達禮貌,出于義務都應對客人說“歡迎光臨”,而客人則往往不用對此進行回應。換言之,這類互動儀式性言語行為受接待或服務等標準情境中權利與義務的制約,參與者均能識別其中明確的規約特征并遵守相應道德秩序。因此,儀式研究者更關注被禮貌研究領域所忽略的“司空見慣”的規約化、模式化表達。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互動儀式研究者僅需關注看似簡單的話語形式,而是要透過話語表象探討深層的復雜結構和動態參與。

      出于這一考量,康達將特納(V.Turner)的“儀式框架”囊括于互動儀式語用學當中??颠_認為,儀式框架涵蓋詞匯、言語行為與語篇等參與者默認的語用分析單位層級。比如,康達考察了一些西方媒體中儀式性的政治攻擊,這種行為貌似混亂,但從儀式框架角度可以發現,參與者遵循著既定的權利與義務,而儀式框架影響著參與者的語篇行為。因此,面對相對復雜的交際現象,互動儀式能夠提供較禮貌分析而言更為寬泛的視角。比如,一些西方媒體對公眾的“不禮貌”行為,實質上是政治攻擊這一儀式框架行為。這里的“不禮貌”并不是主要關注點,因為參與者明晰該情境中的不禮貌行為是受期待的。

      康達指出,儀式框架不包括個體語言使用,如個性化禮貌或不禮貌語言的使用和解釋。簡而言之,無論是面對日常接觸儀式,還是較為復雜的儀式,儀式框架都會促使參與者按照既定期待行事。此外,既定期待的存在也預示著,除非有違背儀式框架的情況,否則個體的禮貌解釋在互動儀式中并不重要。但這并不意味著互動儀式是“僵化的”??颠_指出,尤其是在復雜的儀式中,個體在遵守儀式框架的前提下,具有相對的自由度,但破壞儀式結構者將會遭受“處罰”。

      新方法

      互動儀式中的框架和相關語用特征研究,可以采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兩種主要方法,二者相輔相成。前者是在特定類型的互動儀式或互動語境觸發該儀式的基礎上,通過語料分析構建該情境儀式框架,揭示互動儀式與社會文化語境之間的關系。后者考察語言使用如何體現特定儀式實踐與儀式框架,采用社會互動與基于語料庫的語言語用研究方法。比如,在討價還價標準語境中,可以采用自上而下的方法,確定討價還價儀式框架,挖掘其中語言使用的規約特征;同時,也可通過自下而上的方法,探討市場討價還價儀式框架中不同類型言語行為(請求、告知等)的使用,旨在更完整地闡釋語言、語境及社會文化之間的關系。

      值得一提的是,康達和豪斯(J. House)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儀式框架指示表達(RFIE),為自下而上的方法提供了可操作性分析單位。在儀式框架指示表達中,看似簡單的詞語(如“對不起”“請”等)會在不同的標準情境中指示不同的儀式框架。此外,該理論還可用于對比語用分析,如探討“對不起”和“sorry”所指示的儀式框架的異同??颠_和豪斯發現,“對不起”常用于正式、公共道歉儀式框架中,而“sorry”及其變體則無此功能。

      新發展

      首先,互動儀式語用學超越了語用學研究的二元互動默認范式。儀式具有公眾導向性,因此往往發生在復雜的參與者情境之中。有鑒于此,互動儀式語用學突破了禮貌研究的邊界,不僅關注二元的和以個體為導向的互動交際,而且探討儀式攻擊等通過規約禮貌理論難以系統化的交際現象。

      其次,互動儀式語用學更系統地探討了語言使用在道德層面的一些問題。近年來,語用學研究逐步從關注禮貌、幽默等個體化的社會語用現象研究,轉向對語言與道德關系等的闡析。儀式是社會群體維持道德秩序的重要社會手段,儀式理論為語言使用中的道德研究提供了切入點。

      再次,互動儀式語用學為對比語用學提供了有力的分析單位?;趧撔碌难芯糠椒?,其從詞匯、言語行為與語篇等語用分析單位入手,系統探討了儀式現象。比如,在詞匯層面,能夠分析單位儀式框架的指示表達;在言語行為層面,強調儀式互動性,并將其應用于問候等儀式性言語交際之中;在語篇層面,可以系統研究語篇的建構方式,闡釋多維的儀式互動。

      最后,互動儀式概念是對埃德蒙森(W. Edmondson)和豪斯言語行為理論框架的有益補充。這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第一,通過儀式概念可以明晰言語行為類別,指出言語行為的區別性特征是默認儀式性,即社會意義優先于內容意義。第二,儀式概念可以用來分析“言語行為遷移”現象,如非儀式言語行為可以具有特定的儀式功能。第三,儀式—言語行為界面研究,對二語語用、對比語用等具有重要啟示作用。

      互動儀式語用學是康達基于社會學中的互動儀式和儀式框架提出的多元交際語用互動理論,彌補了傳統禮貌研究重個體、輕規約的不足。通過廓清該理論的發展沿革、基本學術思想,并探索其創新之處,我們可以看到互動儀式語用學的潛質與優勢,這也在國際語用學術界的廣泛關注中得到了證明。我國今后的互動儀式語用學研究,可以更多地結合漢語本土化研究,為“講好中國好故事,發出中國好聲音”貢獻自己的力量。

      (作者單位:大連外國語大學國家語委中國東北亞語言研究中心、英語學院;大連外國語大學國家語委中國東北亞語言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黃琲)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偷偷亚洲第一成人综合网址熟妇
    <u id="3r1l0"></u>

      <rt id="3r1l0"></rt>

      <ruby id="3r1l0"><menu id="3r1l0"></menu></ruby>